李想,骂街只能说明你真的急了

“爸爸,‘TMD’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兴致勃勃地带着孩子参加聚会,他却在回来的路上向你请教这样的问题,你会是什么感想?

8月29日在成都举办的理想汽车用户日上,一些车主可能会遭遇这样的烦恼(www.mtjd.com.cn)。那天,理想创始人李想在演讲时连续骂了三个“TMD“来回应别人对增程式汽车的质疑。

李想或许想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增程模式的信心,但却引发了网友恶评。大多数网友都表示,公众人物这样公然骂街是“膨胀了”、“人设崩塌”。

作为一家市值近千亿的汽车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李想当众,尤其是当着不少孩子的面连续骂街,显然是非常不理性的举动。有人把它解读为李想成功后的情绪宣泄,也有人觉得,李想是想学马斯克用过激言论搏出位。

但天涯君认为,根本原因可能在于,李想急了。

股价暴跌

在李想骂街的那天早上,恰好是美股收盘的时间,理想汽车的股价在创下新高后,连续两个交易日跌近25%。李想突然而然的爆发,会不会是这种潜意识中压力的释放呢?

在此前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发布的研究报告里,都将理想的目标价看到了20美元以上,看好的理由也比较相似,都是看好理想独特的“产品和商业模式”以及“消费体验”。注意,这里面并没有提到任何技术上的优势。

理想的股价确实在8月26日冲过了20美元大关,但是之后就迅速下跌。截至天涯君发稿前,理想的股价在周一又下跌了7%。这三连跌基本上把理想上市以来的涨幅全部抹平,回到了开盘价的16美元上下。

这种股价上的巨大波动可能反映了投资者在对理想“模式”和“体验”看好的同时,对其技术还缺乏足够的信心。

增程式之疑

和特斯拉蔚来这样纯粹的纯电动路线不同,理想把赌注压在了增程式路线上。

其实增程式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技术,美国就曾将其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重点发展方向之一。简单的说,增程式就是给纯电动车拖了一台汽油发电机,以“增加里程”。这种技术的优势就在于,它可以兼具纯电动的加速性能和平顺安静的驾驶体验,也可以通过加油发电来满足长途出行的场景。更有甚者,比如像理想ONE,还可以利用发动机的余热来减少冬季电池的续航损耗。

但是增程式也有一些不得不提的“硬伤”。

首先就是用来发电的汽油机。电动汽车的一大优势是简单的结构所带来的高可靠性,而搭载一台汽油机无疑增加了系统的复杂性,增加故障率。汽油机带来的热量也会给原本就对散热要求颇高的电池组和电机带来挑战。

与此同时,增程式汽车还需要同时解决电池组和汽油机同时安置在底盘所带来的安全隐患以及空间占用问题。另外,发电时的震动也会让增程式电动车在舒适性方面,略逊一筹。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车辆的研发和生产成本都会显著增加。

同时,汽油机的存在也会让电动车纯粹的环保形象受损,而这却是特斯拉和蔚来打造品牌的利器。

这也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全球范围内都还没能出现像特斯拉那样成功的增程式电动车,即使是BMW这样的车企,在面对这些问题时也是望而却步。

对于投资者来说,看好蔚来、小鹏的理由很简单——中国版特斯拉,但是理想却需要证明自己能够成为全球第一款真正成功的增程式。这些,或许正是李想口中那些“臭搞技术的”对增程式产生质疑的地方,也同样是让李想在股价下跌面前大动肝火的原因。

骂街的代价

一个人在不经意间说出的一些话,恰恰能够反映他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从李想的骂街,我们可以看到,这位身价超过200亿的造车新贵,依然执着于“用户思维”,而对所谓的“搞技术”嗤之以鼻。

用户思维是让李想成功打造汽车之家和理想汽车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外界对理想汽车最认可的地方。但是用户思维能越过技术创新而存在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

马斯克虽然也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对技术的执着是写在脸上的。李斌在面对外界质疑江淮代工厂的技术水平时,毫不犹豫地用“保时捷工厂比不上江淮”来反驳,也是在强调蔚来对技术的坚持。而李想证明增程式没有问题的方法却是去问现场的用户会不会再想去开电动车、燃油车,然后骂一下质疑增程式的那些“臭搞技术的”。

这显然不仅仅是对现场用户(和他们孩子)的不礼貌,实际上也是对包括理想工程师在内的所有“臭搞技术的”们的不尊重。

心理学家荣格有句名言:“当潜意识被呈现,命运也就被改写了”。

过去,李想的骂街言论往往被解读为随性,不羁,但对于一家以创始人姓名命名的汽车品牌,这样的言论无疑是一种巨大的伤害。想要弥补这种伤害,李想需要做的首先应该是道歉——不仅仅是向用户和孩子们,也是向那些“臭搞技术的”们。

主营产品:塑料板(卷),厨用搅拌机,砖瓦,复合地板,地板,阳光板,建筑型材,PVC天花